✅ 136期六合彩开奖结果?,香港赛马总公司 本域名已停止使用,点击进入最新官网!

2019-07-12 13:32:10

发布时间-|:2019-07-12 13:32:10

晚餐很丰富,我做了腊肠饭,用的是泰国香米,发现这个米很吃水,按照平时做饭的水量和大米的配比,做出来的米饭有点干,感觉是水有点少,不过大家吃的很高兴,毕竟经过一天的长途跋涉,这个时吃什么都是香的,蜂鸟做了鸡汤,简直就是人间第一美味,一碗鸡汤下肚,慢慢的幸福感,山上很清凉,夫人原来不想吃饭了,但是有点失温,赶紧喝了几口鸡汤,吃了米饭,逐渐缓过劲来。船底徒步也是一次难忘的经历,曾记得2012年8月我们曾发过海柴角一贴,那是关于我们5人海柴被迫露营一事,当时让朋友们担心了。

装备什么的全部放在外面来压着帐篷边,风太大了又有小雨,感觉就要被吹起来,5个人钻到一个又人帐里缩成了一团在里坐着,只有这样才能使体温好点。

用完中餐时间已经是一点多了,时间跟计划时有出入,所以接着赶路,沿着河谷往上游河边小路走,来到了水库,因为是雨天,水库河水有点急,不过还是很顺利踩着石头安全过了河继续向前进发。

这段路并不好走,还要下一个陡坡和翻越一个山包,我们足足走了接近2个小时才到达营地,根本不是像租帐篷老板说的半个小时就到了,套路啊,我懂!后续全队到达营地的时间是晚上21点50分,赶紧扎营,准备做晚饭,老板很好,帮我们找了水源,原来水源就在我们营地的栈道下面,很隐蔽的地方,他说水源可以直接饮用,但是我们还是决定烧开水,或者用过滤器过滤后饮用。参与本次自助活动的有老杨(杨大哥,我们的领队)小洋(主要负责此次路线攻略)还有两位美女西西杨杨以及我。

在火车站对面坐上到马坝的车再转小巴到樟市,到罗坑时已经9点多了,大家到小镇转了一下,同时也采购了一些临时食物,有鱼和白菜,对还有一个油豆腐,准备到山上美味一餐。

爬过鸟巢后在最后一个瀑布处午餐,因水果吃太饱,几乎干粮都没有推销出去。

加快脚步看前面有没有好的地势可以扎营,穿过一片树林又是一个陡坡,风越来越大,那时开始已经冷得有点受不了了,最后看到前面出现一个U型山口,那里是没办法扎营的,那里是风最大的,我们决定越过U型口到右边半山腰那背风斜坡扎营,此时此刻是进退两难,天已经黑了,手电也开始用上,最主要的是冷,说真的我宁愿零下跳到水里也不愿站着吹这么大风,我们5个人都冷得僵硬了,赶快拿出一个帐篷,5人合力支了起来,但手不听使唤了,好冷真的好冷,我当时只知道我的手指已经没感觉,没有办法拿好一支棍子,其它人我想都是同样的情况,五个人花了10分钟来支一个帐篷,这个时间对当时的我们来说真的太长了,估计再呆多10分钟没支好估计真给冻死不成。

走这段路有四个担心:1、带水不够,2、碰到毒虫,3、滚石,4、马大哈。

这时听见老杨在前面喊,小刀快看,我还以为出什么状况,原来发现山上的小草都开始结起了小冰点,没看过草结冰,还是头一回看到,开始我还蛮兴奋,但来不及欣赏,赶快崔着大家赶路,因为我们知道这时已是零下了,而且身体是湿的,这样很容易失温。

加快脚步看前面有没有好的地势可以扎营,穿过一片树林又是一个陡坡,风越来越大,那时开始已经冷得有点受不了了,最后看到前面出现一个U型山口,那里是没办法扎营的,那里是风最大的,我们决定越过U型口到右边半山腰那背风斜坡扎营,此时此刻是进退两难,天已经黑了,手电也开始用上,最主要的是冷,说真的我宁愿零下跳到水里也不愿站着吹这么大风,我们5个人都冷得僵硬了,赶快拿出一个帐篷,5人合力支了起来,但手不听使唤了,好冷真的好冷,我当时只知道我的手指已经没感觉,没有办法拿好一支棍子,其它人我想都是同样的情况,五个人花了10分钟来支一个帐篷,这个时间对当时的我们来说真的太长了,估计再呆多10分钟没支好估计真给冻死不成。

有时会因为路线和贫口花不少时间,但这也正好体现了我们每次户外的乐趣。

装备丢了一地,小洋正在整理搬运,这可是个体力活。

上鸟巢前我给三个妹妹进行了简单培训,要求必须是靠腿部力量攀爬不是靠手部力量攀爬,要求每一步都必须先看好下一步脚踩哪个部位,手抓哪里才挪动,对于别人留下的绳子只能借力不能全靠那绳子,因为不知道绳子用了多久,是否绑稳,是否报废。漫漫长夜如度夜如年,巴不得天快点亮起来。

三个妹子都很配合,全程没弄出滚动的石头  关于马大哈,对于鸟巢段,因为空间较小,仅仅能一个人通过,那段路单人同行时着力点多,只要不冒失冒进是没有问题的。晚餐很丰富,我做了腊肠饭,用的是泰国香米,发现这个米很吃水,按照平时做饭的水量和大米的配比,做出来的米饭有点干,感觉是水有点少,不过大家吃的很高兴,毕竟经过一天的长途跋涉,这个时吃什么都是香的,蜂鸟做了鸡汤,简直就是人间第一美味,一碗鸡汤下肚,慢慢的幸福感,山上很清凉,夫人原来不想吃饭了,但是有点失温,赶紧喝了几口鸡汤,吃了米饭,逐渐缓过劲来。

这时没人敢再出去帐篷外面,出去两分种基本不会走路的那种,大家衣服都是湿的,只有拿备用衣服换上,由于衣服都有用垃圾袋包着,所以没有湿,但睡袋没有另外包,长期在这种风雨的吹打下,背包防水功能也不起作用,有很大部分都湿掉了,没法盖,更可恶的是半夜时帐篷给吹断了支架断了一支,没办法只,整个帐篷塌了下来,开始5个人在里面还可以撑一下,但时间长了没办法,最后决定重新在支另一个帐篷,旁边不远有块相对平缓的空地,虽然地面有很多石块,但总比现在塌掉的地方好,大家在老杨的指导下合心合力重新支起了一个帐篷(这次我们带了三个双人帐,都是双层防雨的)就这样,5个人缩在一个帐篷里保持体温,狂风发出呼呼的声音撕打着帐篷。

用完中餐时间已经是一点多了,时间跟计划时有出入,所以接着赶路,沿着河谷往上游河边小路走,来到了水库,因为是雨天,水库河水有点急,不过还是很顺利踩着石头安全过了河继续向前进发。

通过前我都逐一先试过能否借力。